账号登陆|注册

忘记密码

愿天下没有难谈的恋爱 - 浪迹情感

你好,Ghost退出

验证官方微信

登陆|注册

浪迹情感

首页 > 恋爱方法 > 情感天地 > 

你过的好不好,我只能从朋友圈里知道

更新时间:2017-08-26 23:00:26阅读:编辑:

  烦。我的朋友圈被绑架了。

  

你过的好不好,我只能从朋友圈里知道第1张

 

  绑匪每天都发各种九宫格,和那些看不懂的诗与远方。

  并威胁我,说:

  快去点赞并转发,否则就要撕票。

  我想,那就撕票吧。

  于是我停用了那个4年的微信号。

  2017.01.30

  失去旧爱痛心疾首。

  我换了一个新的微信号。

  

你过的好不好,我只能从朋友圈里知道第2张

 

  到现在半年又三个月。

  四面楚歌的绝境,穷凶极恶的绑匪。

  我的朋友圈又一次被绑架了。

  可是我这次没办法任性让绑匪撕票。

  我的男胖友,女胖友在里面,还有的我同事。

  我害怕。

  害怕撕票后,同事会把我偷吃老板零食的事情抖出来。

  那我就玩大了。

  To be or not to be ?

  That is a question !

  论一个吃货的自我修养,为了能继续偷零食吃...

  我妥协了。

  与他们成为了传说中的“点赞之交”。

  

你过的好不好,我只能从朋友圈里知道第3张

 

  朋友圈的社交,起于约pao,兴于炫耀,衰于鸡汤,死于经商。

  要说特点,也就是小视频、九宫格、统一回复,三个打包来一套。

  尽管我已经习惯了每天都刷一遍朋友圈,偶尔也会来张自拍。

  时不时还会用点什么“生活不止诗和远方,还有锅里的肉”这样的句子。

  但不得不承认,大多数时候看见同类型的动态,我的内心基本毫无波澜,甚至还想来杯可乐。

  贾正景发朋友圈说他最近沉迷学习。

  恩,很用功。

  

你过的好不好,我只能从朋友圈里知道第4张

 

  他的妹妹贾胸同时也更新了动态。

  好像是失恋了,哭了三天之后决定旅游散心。

  看得出来,那边天气很好。

  

你过的好不好,我只能从朋友圈里知道第5张

 

  人的悲欢并不相通,有时我只觉得吵。

  大多数时候我只做冷静的看客,点个赞就走。

  少数时候看着不爽,视而不见关了手机睡觉。

  再见面时也还是该聊什么就聊什么。

  贾正景问我:你点了么?

  我回答:点了。

  然后我们客客气气的点了支烟。

  称兄道弟说起从前。

  ——————(分割线)——————

  从前,我还不会抽烟。

  初二,屁都不懂的年纪。

  还常常拿自己的无知当个性。

  没事接个老师的话茬子,和同桌棍子打赌,今天贾胸的底裤是白色还是粉红色。

  然后怂恿他拿镜子跟着贾胸屁股后面照她的裙底。

  输了的,就请对方吃冰棍。

  棍子输了,但是我没有吃到冰棍。

  他照内裤的事情被贾胸的哥哥贾正景知道了。

  贾正景和棍子打了一架。

  之后棍子再也不偷偷看贾胸的内裤了。

  他和贾正景不打不相识,两人一下课就凑一堆看小黄书。

  我觉得我被他们俩孤立了。

  有整整一个星期不和他们说话。

  于是他们妥协了。

  我们变成了“黄镜子三人组”。

  为非作歹,且分工明确。

  我负责和女生搭话,贾正景负责掩护,棍子去照别人裙子。

  赌赢颜色的,中午饭就不用给钱。

  棍子每次都输,输了笑着骂贾正景是混账。

  贾正景也笑着骂回去,骂棍子是孙子,每次都不骂我只骂他。

  

你过的好不好,我只能从朋友圈里知道第6张

 

  私下里,我常常背着贾正景和棍子讨论贾胸。

  我觉得贾胸的衬衣太小了。

  很明显已经裹不住她的胸了。

  每次走起路来,她的胸和背后的马尾一起上下左右地晃荡。

  老是让我忍不住想知道她今天的内裤是不是白色。

  讨厌。

  棍子骂我是女流氓,还说他喜欢胸小的。

  这男的肯定不正常。

  ——————(分割线)——————

  初三,三个流氓开始安分了。

  调皮的小孩智商高,这句话我以前是认同的。

  我们三个在那一年的所有月考中都稳定在年级前50。

  顺利直升了高中,连中考这一步都成了走形式。

  为的,就是以后能继续一起照裙子。

  不过最终三个流氓还是散了。

  首先是贾正景恋爱了,见色忘义的孙子,有了女票忘了兄弟。

  后来是贾胸给棍子告白,但是棍子拒绝了她。

  理由是她胸太大,而自己喜欢胸小的。

  这个梗瞬间在年级里传开了。

  因为这件事,贾正景又一次和棍子打了一架。

  贾正景一拳打在棍子下巴上。

  吼了一句:你给老子滚。

  然后棍子就真的滚了。

  他转学了。

  ——————(分割线)——————

  再见到棍子的时候,是去年的同学会。

  棍子转学后,贾正景谈的女票因为性格不合也吹了。

  我的数学跟不上高中的节奏。

  大概是因为我留起了长发,也不调皮了,所以变蠢了。

  可是天真我当时为了“三人组永不散”,选了个该死的理科。

  于是我煞笔了,开始自暴自弃。

  高考成绩烂的跟狗屎一样。

  同样狗屎的还有贾正景,失恋之后成天瞎搞。

  抽烟喝酒逃课打架。

  后来他被贾爸爸丢国外去了。

  留下被他带出了烟瘾的我,彼此渐行渐远。

  ——————(分割线)——————

  去年的同学会,贾正景还在国外。

  我和棍子瞎聊了会儿,他说转学后,他的成绩也跟不上了。

  大学也没读,做起了微商。

  我们互相留了个微信。

  同学会一共只来了几个人,大概是因为地点选的不好。

  剩下的巨款们都不愿意自驾游。

  贾胸说西昌普格县的螺髻山是个好地方。

  于是我们几个人傻呵呵的去了。

  而这里确实是个好地方,4000海拔,风景美到爆炸。

  

你过的好不好,我只能从朋友圈里知道第7张

 

  路上,贾胸和她的男朋友为了我们一嘴狗粮。

  想不到贾胸现在长得这么出挑漂亮。

  事业线比我的股沟还长。

  我自卑的想把脸藏进文胸里。

  却发现我的胸前一片坦荡。

  

你过的好不好,我只能从朋友圈里知道第8张

 

  我问棍子,当初没接受贾胸,后悔吗?

  棍子笑了笑,没说话。

  然后开心的玩起了湖边的枯树杈。

  

你过的好不好,我只能从朋友圈里知道第9张

 

  回到山脚,吃了饭,又跑去KTV唱歌。

  贾胸和她男朋友很不客气的点了《今天我要嫁给你》。

  为了保证自己不把晚上的西昌烤肉吐掉,我马不停蹄的点了《分手快乐》,并且顶到了第一个。

  后来,在一开始你们也看到了,贾胸真的“分手快乐”了。

  我带着深深的负罪感,在贾正景回国后,约他出来见了一面。

  他问我见着棍子了吗。

  我吐了口烟,说见着了。

  顺便给他安利了一波螺髻山的风景。

  

你过的好不好,我只能从朋友圈里知道第10张

 

  不过贾正景对这种国内风景区并不感冒,回敬了我几张他在英国的自拍。

  两个人完全鸡同鸭讲,看来见闻这一块是聊不到一起了。

  只觉得一片鸟语花香。

  走之前他问我,棍子这龟孙混的怎么样。

  我说他在做微商。

  但是我没有说,棍子转学不是因为和他打的那一架。

  而是因为他转学前,在家看同志片的时候被他的爸爸发现了。

  我不知道应该怎么开口。

  棍子和他一起看小黄书。

  混子和他一起追着女生跑。

  棍子笑着骂他是混账。

  是在用兄弟的名义对他表达着“发乎于情,止乎于礼”的情感。

  ——————(分割线)——————

  你听见过花开的声音吗?

  那是我对你小心翼翼的欢喜。

  只是这份欢喜,终究不可说。

  渐行渐远的距离,不是一次聚会,一根烟,就能拽回来的。

  我没有告诉他棍子对他的感情。

  也没有告诉他我对他的感情。

  他喜欢文静的女生,我留起了长发。

  他恋爱之后我的成绩一落千丈。

  他失恋后我跟着他一起抽烟喝酒胡闹。

  后来我换了掉了那个用了4年的微信号。

  新的交集里,我安静的和他们成为了“点赞之交”。

  人与人之间的作用是相互的。

  你到朋友的距离,和朋友到你的距离,应该是相等的。

  只是这个“距离”,本不应该只限于“A-Z”的长度。

  曾经的至交,曾经的心尖儿上的人。

  如今过得好不好,我们只能从朋友圈里知道。

  人的悲欢本不相通,我只觉得吵。

  ——————(分割线)——————

  

你过的好不好,我只能从朋友圈里知道第11张

 

  最后哔哔几句:

  贾正景确实出国了。

  我们之间的距离不仅仅是7500公里和8小时的时差。

  贾胸的名字是假的,和她哥的名字一样。

  但她胸是真的大。

  螺髻山是真的漂亮,11月底都是艳阳高照。

  照片没有滤镜,原始瞎拍,纯的。

  我没有偷吃老板零食,我其实一点也不喜欢吃零食。

  真的。

  

你过的好不好,我只能从朋友圈里知道第12张

 

  (完)

相关推荐

缅甸的野味集市:非法贸易的野生动物价值已经仅次于毒品和军

如何邂逅拥有几十万人气的女主播?

印度热卖的“处女药”,是对女性最大的歧视?要脸不?

周天-一粒入魂,靠“伟哥”来续命的“两”种人…

伊朗的相亲革命:纵使世界阻止我寻找真爱,我也不会放弃

日本四千年一遇的美少女,18厘米的脸,美到让人想 “舔屏”

残酷的社会寓言,穷才是原罪,《寄生虫》凭什么成为奥斯卡最

撩妹无数的我,怀念还是处男的自己

相关推荐
最新文章
可能喜欢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