浪迹情感

首页 > 恋爱方法 > 情感天地 > 

“我不把自己喝醉,你哪来的机会”丨夜店往事(下)

更新时间:2021-04-02 10:12:39阅读:编辑:

  从厦门电音节回来,一个阳光灿烂的周末,我和小舞第四次见面了。

  此刻,我安静的坐在水井坊的河边,吹着和煦的微风,听她讲述了自己的故事。

  小舞从中学时代起,就是朋友圈里的风云人物。

  高挑的身材,靓丽的外表,直爽的脾气,很受西北男孩子的喜欢。

  15岁的她,就开始频繁出入各种娱乐场合,ktv酒吧,商务场子,到处都是她结交的朋友。

  她尤其讲义气的性格,很受女孩子的欢迎。

  有时候和小姐妹出去玩,遇到有男的来骚扰,第一个站起来干回去的,往往就是她。

  说到动情处,她拨开自己的头发,让我看她头上的累累伤痕,都是在和别人砖头酒瓶混战时留下的。

  她这份豪气,也让身边的女生,都拿她当大姐头看待。

  唯有一个跟他同班的男生,性格柔柔弱弱的,却一门心思坚定的在追她。

  “你要知道,我再怎么像个男人一样咋咋呼呼,骨子里还是女人,有个人对我好,我还是会感动的。”

  “我虽然看不上他唯唯诺诺的样子,但他家里条件好,又从不跟我对着干,我就和他谈上了。”

  其他对她有异样心思的男性,要么就被她这种性格吓跑了,要么就是意气相投,最终成为了哥们儿。

  “但是,我都越来越觉得自己快没有女人味儿了”

  “我就报了个艺术院系,没想到被空乘专业录了。想想也好,训练几年,肯定能多点女孩子的感觉。”

  “离开的时候,我男朋友哭着问我异地恋靠不靠谱,我一怒之下,就跟他提了分手。现在想想,他也怪可怜的,摊上我这么个脾气的人。”

  然而,性格这东西一时半会儿是改不了的。

  果不其然,离开了熟悉的圈子,来到了成都新的圈子,又混成了新圈子里的大姐头。

  “江山易改本性难移,没办法,我见不得女孩子被欺负,无论学校还是出去玩,那些男的都被我治的一愣一愣的,一来二去,没把自己变的更女人,反倒多了一些小迷妹,多了一些铁哥们儿。”

  “那我呢”我突兀的插了句嘴。

  “你呀,扮猪吃老虎的渣男”她不屑的撇了撇嘴,说道。

  小舞:“看上去憨憨厚厚的,实际你鱼塘不知道有多深”

  我:“不说这些了,我们去吃饭吧”

  小舞:“不吃了,我要走了”

  我:“好,我送你回去吧”

  小舞:“我是说,我要走了。不在成都待了”

  我:“……”

  小舞甩了一下头发,说道:“我办了休学,男朋友开车来学校接我了,我一会儿收拾了行李,就跟他回老家。”

  我有些恼怒,有些不舍,又有些迷茫的看着她,说:“那你还来不来成都见我了。”

  小舞笑了一下,说道:“我经常会回来的,没准过几天我又跟他分了。”

  “不过至于要不要再见你嘛,等我觉得能hold住你的时候再说吧。”

五见

  随后的一年时间,我们只在朋友圈默默关注着彼此。

  偶尔点个赞,评论一下,相隔千里的距离,现实的种种事情,让两个人慢慢变得生疏起来。

  在朋友圈里,看到她去了甘孜,去了玉龙雪山,去了西藏,去了三亚,去了泰国。

  可能身边有个一直默默对她好的男生,对她来说,是个不错的归宿。

  看着她自己做起了驻场DJ,慢慢的抖音粉丝也有了几十万,开上了自己的酒吧,有了自己的跑车,生活变得似乎越来越美好。

  我们之间,也变得越来越像陌生人。

  直到有一天,又收到了她发来的信息。

  小舞:“我办了复课,要回成都上学了”

  我:“你对象不送你来吗”

  小舞:“我俩又分了”

  我:“……你这是过家家吗?”

  小舞:“我上次在自家酒吧喝多了,跟几个吃我豆腐的男人呛了起来,你猜他来了怎么做的?”

  我:“总不能抄家伙一个打五个吧”

  小舞:“他要是但凡能有点血性,我也不至于跟他分。我场子里那么多保安,还能让他吃亏么”

  我:“到底发生了啥?”

  小舞:“那里边有个他认识的人,他上去跟别人盘了盘道,说了几句软话,把别人劝走了。”

  我:“做生意不就是这样,和气生财”

  小舞:“意思是换成你,也是一样软蛋呗”

  我:“报警不好么,非得自己上去打?打赢派出所,打输进医院”

  小舞:“不说这些了,你来不来接我”

  我:“……我给你接风吧,哈哈哈,正好过两天和我朋友约了去ph,我们可以再故地重温”

  小舞:“哼,又是十几个小姐姐呗”

  我:“你在我眼里是最美…”

  小舞:“到时发卡号给我吧,老渣男。”

  其实那几天,我和老王正在陪两个大客户——号称几十亿身家的神秘富豪,确实抽不开身去接她。

  而另一方面,我还在带着我的一个新门徒(身高185,8块腹肌,单手开458且愣愣的一个小哥哥,人品性格都没啥问题,就是遇到想追的妹子,喜欢上头然后砸钱,为此挨了我和老王不少次的吐槽。)

  只是我没想到的是,就是他们几个人,在我这次重见小舞的时候,平添了许多麻烦。

  那天晚上的PH,照例是灯红酒绿,人声鼎沸。

  而我们的位置上,因为这几个富家子弟的出现,也平添了不少的黑桃A香槟王。

  少不了的,自然是各种风姿绰约的女孩子,“没办法,工作需要,总不能让这些人去了耍罗汉局吧”当时的老王如是说。

  当小舞一身红色劲装出现在我眼前的时候,她环视了一下周围,斜着眼看着我,鼻子里哼了一声。

  “果然,今天改W25了,意思是不是要有25个女娃出现啊。”

  我急忙扔下门徒,越过和他一起抱抱摇的几个女孩子,走到小舞面前,搓了搓手,然后讨好似的说道:“这不是工作需要的嘛,害,反正还是你最美...”

  “行了行了,耳朵茧子都快听的磨出来了”小舞仰头喝下一杯酒,一抹红晕犯上了面颊。

  接着跟我说:“你今天这几个朋友还看得过去嘛。”

  我拉过老王和门徒,介绍小舞,说这是认识很久的朋友,大家一起喝一杯。

  酒倒杯干。

  我从老王和门徒的眼神中,分明看到了些不一样的东西。

  一股是惊讶夹杂着欣喜;

  一股是惊叹夹杂着迷恋。

  小舞看了下我们的卡座:小小的位置上,满满当当挤满了五六个男的,和三倍于他们的女生。

  轻轻皱了下眉头,然后一跃身,站上了我们对面位置的靠背,那里显然人稀疏了许多。

  任凭我怎么做,她都不愿意重新回到卡座上,只能做罢。

  而我也忙于照顾朋友,只是偶尔和她喝一杯,互动一下,剩下大部分的时间,看到的都是不同的男人围在她身边忙的不亦乐乎,毕竟她这个样貌身材,说的上艳压全场了。

  意外的就是,这些撩她的人中,不但包括了门徒,我还看到了老王的身影。

  他们动心的原因倒是很不一样,门徒是喜欢这种不羁特质的女生。而老王,则是在她身上,看到了“她”的影子,尽管此时他们已经分手很久了。

  只不过整晚,小舞除了跟我玩的时候勉强笑一下,其他时候,都是一副死人脸。

  老王直觉很强,稍微一试探,马上就感受到了。躲的远远的,生怕遭到难堪。

  门徒却头铁的很,基本一晚上都黏在她的身边,直到最后把自己喝醉,颓然倒在了卡座上。

  后面的几天,他还在不依不饶的追着我问:“老师,我花多少钱能追到这妹子,五十万够不够啊?”

  我只能哭笑不得的摇摇头,不回答他这个尴尬的问题。

  当晚我送小舞离开的时候,拉着她的手问:“你什么时候才能不这么来去匆匆?”

  小舞:“你什么意思?”

  我:“就是每次都是一个人来一个人走”

  小舞:“你直接说重点”

  我:“你啥时候陪我一起走”

  小舞:“等你身边没有那么多莺莺燕燕的时候吧”

  我:“那单约你”

  小舞:“我高攀不上”

  说完她抽出手,头也不回的走了,而我只能摇摇头,继续返回去,面对着学员老王,和那些“莺莺燕燕”们,毕竟工作才是最重要的。

  这时手机收到她的一条微信:我还要在成都待几天,下次你能喝的过我,我就陪你一起走。

  然而我一直沉默应对,没有再约她。

  我也不是不想再见她,但始终对她和男朋友纠缠不清这件事,心里有个疙瘩。

  我始终觉得,她愿意回老家,愿意去和别人复合,本身就说明了很多。

  当自己没有被别人坚定选择的时候,任何一个男人,心里都不会太舒服。

  但每次喝多以后,情绪变得敏感,就又止不住的想见到她。

  其实我又何尝不知道,她一直在等我单独约她。

  然而那时的我,心中就是想赌这口气:你越是想这样,我越偏偏不这样。

  两个人内心都惦念对方,又都不愿意做首先放下姿态的那个人。

  所以,才会一再的错过吧。

六见

  几天后一个ktv局上,我还是不由的想起了她。

  虽然身边约来很多不错的女生,一开始玩的也很开心,可我就是止不住的想见她。

  我:“你在哪喝呢?”

  小舞:“NS酒吧,跟我闺蜜,我现在是这里的股东,要过任务”

  我:“想见你了,一会儿来不来找我?”

  小舞:“又是一堆人?”

  我:“我觉得这都不重要,就是我想见你了”

  小舞:“那你发个定位吧,我一会儿和闺蜜过来,你别喝多了”

  一个小时后,小舞带着她闺蜜准时出现在了包厢的门口。

  只不过今天的装束,和之前有点不太一样。

  两个人都是名媛风的打扮,白色狐狸毛的披肩,配上丝质的包臀裙,闪闪发亮的银色高跟,使得两个人几乎看起来都是180的身高。

  他们一下子就把整个场子里人的目光,都吸引了过去。

  小舞也不多做寒暄,和她闺蜜两个人,直接坐到我的身边。

  我忙着招呼老王过来,介绍闺蜜给他认识。

  当然,心中还有一点点的小心思。

  她这么像“她”。

  既然你可以从我这里撩走“她”,我就要当着你的面,好好的让你看到,她究竟喜欢的是谁。

  我得不到“她”,但是我可以得到她。

  四个人结对玩了一会儿,老王也看出来了,其实小舞是专门冲着我来的,对其他人都很应付。

  很快就转变策略,开始好好陪她的闺蜜互动。

  这个时候,我内心反而有了那么点小小的歉意。

  其实他就是这样的人,自己中意的女生,如果对别的男人青睐有加,他并不会生气,也不会恼怒。反而会开始欣赏那个男人,并开始撮合他们。

  也许,这就是他当年能够成为中国情感行业第一人的原因吧。

  几个人喝的都差不多了,明眼人也看得出来,她闺蜜对老王很有意思,不一会儿两个人干脆去前面屏幕对唱去了。

  我醉眼惺忪的看着小舞:“我们现在算单约了么?”

  小舞:“不算”

  我:“现在我不就只有在陪着你么?”

  小舞:“哼,别以为我没看见,刚才这里坐了一堆。现在都走了,又开始跟我说这些”

  我摇了摇头,说“那些人我压根不在意的,我一直在等着你来”

  小舞:“那你喜欢我吗?”

  我:“我不喜欢你,我会这么一直等着你来吗?”

  小舞:“男人的嘴,骗人的鬼”

  我:“那你要怎么才相信我说的?”

  小舞:“把这三瓶百威干了,我就信”

  我二话没说,直接抄起瓶子,开始怼着脖子灌酒。

  又苦又涩的冰啤酒,顺着喉咙而下,又因为喝的太急,从嘴里溢出,呛得我连连咳嗽。

  一瓶下去,两瓶下去,第三瓶的时候,我头昏的天旋地转。

  小舞一把抢过我手里的瓶子,酒溅潵了彼此一身,而我的整个上衣,全都湿透了。

  我瞪大了眼睛愤怒的看着她,正想质问她干什么的时候,小舞一把搂住我的脖子,深深的吻了下去。

  一股带着淡淡香草味道的唇彩,混合着女生青春的气息,轰然一下,爆发出来。

  我整个人就像溺水的人,抓救命的稻草一样,紧紧抱着她的身体。

  随后,沉浸在这如梦一般的场景中。

  一阵天旋地转过后,我推开小舞,目瞪口呆的看着她,说道:“这里这么多人呢”

  一侧头,就看到老王和她闺蜜投来的似笑非笑的目光,似乎在说“你小子还是可以哦”

  小舞满不在乎的甩了一下头,说道:“我敢作敢当,有什么的。”

  “喂,你们两个,别在那里情歌对唱了,过来接着喝。”

  没过多久,老王和她闺蜜先后离开。整个房间就只剩下了我们两个人。

  一阵电话的铃声传来,小舞看了一下屏幕,随即拿起手机,走了出去。

  虽然我努力的试着听她在说什么,一方面喝的太多,一方面她是在用方言,只是零零星星的听到一些不连贯的话。

  “你怎么来了”“我待会儿去”等等,还有手机传来的男人声音。

  等她回来的时候,我酒都醉的差不多了,只不过还有那么一丝丝清醒。

  我:“你不陪我走吗?”

  小舞:“我朋友叫我过去找他”

  我:“男的女的?”

  小舞:“……”沉默

  我:“是不是你对象?”

  小舞猛的一抬头,“你说什么呢,我们已经分了”

  我:“那,为啥你要去找个男的?”

  小舞:“是我朋友哦”

  我:“有啥不能告诉我的吗?”

  小舞:“是我前任的死党,在成都,每晚出来都要负责监视着我回酒店”

  我:“所以,你还是要丢下我走了”

  小舞用近乎哀求的语气说道,“你别这样,明天我们一起吃饭好不好?”

  这个时候,酒意混着醋意上涌,我一把甩开她,跌跌撞撞的走下楼梯,坐上出租,扬长而去。

  车上打开了她的微信,挂掉她打来的第五个语音,点击了删除好友。

七见

  尽管在酒醒之后,我又加回了她的微信,彼此两人之间,却凭空多了些隔阂。

  至于我为什么那么生气,我自己也想不清楚。

  也许是太像她的那个“她”,移情别恋给我留下了遗憾。

  也许是触情生情,想到她还和前任藕断丝连,加上酒劲上涌,让我吃起了干醋。

  总之就是这种斩不断理还乱的情绪,纠缠着我,直到后来她离开成都,我都没再发过一条消息。

  从那以后,又过去了将近一年。

  慢慢的,我们也从这种较劲的情绪中,慢慢平复了过来。

  偶尔彼此的交流,反而显得更像是好朋友间的互相调侃,这应该就是人成熟的表现吧。

  这期间,她跟前任继续分分合合,回了好几趟成都。只不过,那些难以言明的隔阂,让我们总是差了些见面的机会。

“我不把自己喝醉,你哪来的机会”丨夜店往事(下)第1张

“我不把自己喝醉,你哪来的机会”丨夜店往事(下)第2张

“我不把自己喝醉,你哪来的机会”丨夜店往事(下)第3张

“我不把自己喝醉,你哪来的机会”丨夜店往事(下)第4张

  后来才知道,虽然聊天一直不冷不淡,可她实际上一直关注着我。

  在某一次玩抖音时,她刷到了我和老王的直播,就关注了起来,并一直坚持看我们的直播,直到因为不可名状的原因,老王抖音号莫名的消失。

  所以才有了这句,“毕竟我也忙着教别人爱情呢”来调侃我。

  只不过当时的我,并不知情罢了。

“我不把自己喝醉,你哪来的机会”丨夜店往事(下)第5张

  直到转年的阳春三月,我们才有了最后见面的机会。

  那天我无意刷着朋友圈,看到她发了一条,定位在成都的九眼桥。

  我随即切了私聊给她发过去。

“我不把自己喝醉,你哪来的机会”丨夜店往事(下)第6张

“我不把自己喝醉,你哪来的机会”丨夜店往事(下)第7张

“我不把自己喝醉,你哪来的机会”丨夜店往事(下)第8张

“我不把自己喝醉,你哪来的机会”丨夜店往事(下)第9张

“我不把自己喝醉,你哪来的机会”丨夜店往事(下)第10张

“我不把自己喝醉,你哪来的机会”丨夜店往事(下)第11张

“我不把自己喝醉,你哪来的机会”丨夜店往事(下)第12张

“我不把自己喝醉,你哪来的机会”丨夜店往事(下)第13张

  不知为什么,那天晚上,我一个人坐在ph,既没有喊女生,也没有跟旁边的朋友互动,只是一杯接一杯的喝着闷酒。

  和小舞这些年的每一次见面,像放电影一样,在脑海中一幕幕的闪过。

  不知不觉,几个小时就过去了。

  突然,小舞发来了消息。原来她喝醉了还不忘给我说:我一定来。

“我不把自己喝醉,你哪来的机会”丨夜店往事(下)第14张

“我不把自己喝醉,你哪来的机会”丨夜店往事(下)第15张

  她马上就要过来的时候,还在抓住这个梗不放,让我居然有了一种熟悉的回忆感。

“我不把自己喝醉,你哪来的机会”丨夜店往事(下)第16张

  我接到了喝的醉醺醺的小舞,扶她走到我们的位置上。

  有点心疼的看着她说道:“你今天怎么喝成这个样子。”

  她睁开醉眼,扫了一下周围,说道:“哟,老渣男,今天还真是一个人啊,你的妹妹们呢?”

  我:“我今天自己来的”

  她咧嘴笑了一下,“所以我才把自己喝醉了,不然的话,你哪,哪来的机会啊”

  随后一头栽倒在位置上,不省人事。

  当我第二天送她走的时候,意外发现了她遗漏的东西。

  一对闪闪发光的方形耳挂,上面似乎还挂着当年我脸上渗出的丝丝血痕。

“我不把自己喝醉,你哪来的机会”丨夜店往事(下)第17张

  过了几天,她再度离开了成都。

  我们的下次相见,也不知道是何时了。

  我只是知道,下次再见面的时候,我们应该会一起吃上一顿,相识以来,一再错过的第一顿饭。

“我不把自己喝醉,你哪来的机会”丨夜店往事(下)第18张

全文(完)

 

相关推荐

看了全网爆红的“漫画腰”,我学废了

“妹妹不少,看来是个深藏不露的海王”丨夜店往事(上)

金碟豹里的十二大美女,带坏多少好男人!?

为什么假空姐那么火,男人都爱制服诱惑?

夜店蹦迪指南,如何假装自己是个老鸟!?

被捞女骗6万后,勾搭上明SAO闺蜜丨绿帽实录

如何变身男版半藏森林,让女生对你欲罢不能?

你打赏10万连手都碰不到的女主播,上个月还在三亚陪大哥

相关推荐
最新文章
可能喜欢

顶部